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星戒星神 ptt-第一百四十四章 七靈宗的劇變讀書

星戒星神
小說推薦星戒星神星戒星神
在离开了凉亭之后,狄峰便立即寻找到一处偏僻之地,开始沉入心神仔细阅读起来。
小半个时辰之后,狄峰一脸凝重的从一枚玉简之中退出心神,他没料到七大灵宗竟然会有如此剧变。
原本五大灵宗联合对抗天魔宗的大军数月,虽然损伤惨重但也不至于立即崩溃。然而却未料到在一个月之前,鬼灵门与欲灵宗却是突然投敌,打了个其他两宗措手不及,因此这两宗只能收拾残军冲出重围,并与玄武国的三宗合为一处。
事后也才知道那欲灵宗与鬼灵门,原本就是魔道宗门合欢宗与鬼阴宗的分支,这些年来虽然表面之上与七大灵宗荣辱与共,但私下里却一直与这两家暗通款曲。此次在关键时刻给了三大灵宗一次重击,也算是在情理之中,怪只怪其余五宗对此没有足够的警觉。
原本五大宗门合兵一处之后,力量大增之下应该足对抗玄阴宗的大军。同时天魔宗在初定星月国之后,主要精力会集中在扫清残余稳固势力,暂时也顾不上玄武国的战事,这将是五大灵宗一次难得的喘息之机。
然而在接下却又发生了一起更加离奇的事件,就在半月之前丹灵宗竟然在一夜之间突然消失,而连同消失的还有宗门大阵以及各种资源等等,想来这应该是丹灵宗准备已久之事。而且更为离奇的是,事后四宗共同寻找之下,竟然没有查到任何的蛛丝马迹,仿佛真的就这样凭空蒸发了。
如此便留下了四宗在苦苦支撑,其中的灵兽宗与符灵门还是残兵败将,玄武国的形势已是岌岌可危。
而狄峰在得知丹灵宗彻底消失之后,心中顿时觉得空落落的,仿佛失去某种重要的东西,也无情的斩断了他与宗门之间所有牵绊。同时他也感到一股难言的悲凉与心酸,原来自己果然是被师门抛弃的弃子。这时他不禁又想起了花不缺与武炼,也不知道他俩现在情况如何?更不知道在得知真相之后是何种心情?
于是他再次拿起另外一枚信息玉简查看,得知妖兽海的战场竟然格外激烈,似乎修士联盟早又预料,并且还提前做好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。虽然妖兽此次并未占得什么太大的优势,然而修士联军同样也是损失惨重,其中有数个防区先后被破,而七大灵宗所守的第十八区便是其中之一。
依据信息玉简之中所载,第十八区的战斗格外凄惨,竟然所有的结丹期修士无一幸免,尽数陨落在高阶妖兽的围猎之下。不过元婴期的战斗虽然激烈,但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未听说过有任何伤亡的信息。
在得知这些信息之后,狄峰在心中顿时恍然,此次应该是四大宗门策划已久的阴谋,而主要目的便是针对七大灵宗,妖兽海的妖兽恐怕也是被利用的对象。
狄峰在想通了这些之后,又用去整整一日的时间来整理思绪,然后这才收拾好心情化身为一位中年大汉的模样,沿着玄武国的边境地区悄然前行。
由于玄阴宗将四大灵宗围困在万花山脉之中,而玄武国的其他地方,则有很多游弋的魔道小分队,专门清剿一些漏网之鱼,因此狄峰不敢进入玄武国境内,只能在两国的交界处缓慢前行。
如此一个月之后,狄峰通过各种方式避开了数支巡逻小队,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之中。在见到洞府的禁制完好无损之后,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彻底放下。而在打开禁制进入洞府之后,他第一时间便直奔深处的秘密药园。
此时的五只侍女傀儡,依然在尽职尽责的照料着各类药草,原本安放在其中的中阶灵石竟然还未彻底消耗,这让狄峰更是大为放心,然后便又开始仔细察看药园内的药草。
而经过这些年灵眼之泉的浇灌,当初栽种在药园内的雷鸣草与凝雾花的幼草,此时大部分都可入药。如此只要能寻找到紫玉叶,便可成批的炼制元气丹,这让他更是惊喜不已。
接下来他便一株株将药草移植到星戒空间之内,而这也是他冒险回府的真正目的。而将这些药草移植完之后,他便要远离玄武国,因为这里已经不再适合他静修,同时也没有任何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了。
……
然而就在狄峰回归洞府之时,在星月国与玄武国交界的某处,一前一后的三身影正向着他的洞府迅速靠近。
飞在最前方的是一位身着白色宫裙的妙龄女子,此时已经是香汗淋漓面色苍白,并且还不时的向后张望,满脸的焦急与愤然之色。此女的气息竟然时强时弱,强时则令人心惊胆战,似乎不弱于结丹期修士,而弱时却只有凝气期的感觉。显然此女是被重伤而导致境界不稳,随时都有跌落到凝气期的可能。
而后方紧追不舍的两人,竟然是两位凝气后期的青年男子。其中一位身着紫色长袍,外表看起来约有二十四、五的样子,正脚踏着一件中阶飞行法器不紧不慢的跟随在后。然而在他那张英俊的面容之上,却始终挂着一副淡淡的阴邪之极的笑容。
另外一位却是身着青色劲装,约有十七、八岁的样子,手持一把山水折扇,脚踏一片白色轻纱状的飞行法器,同样是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。只不过其面容实在漂亮的男女不分,就算是世间极美的女子恐怕也要嫉妒万分。如若不是有极富磁性的男音与明显的喉结,估计任何人都会将他当成女子。
这时只听他淡淡的开口说道:“齐少,我俩已经连追此女数日,想来她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吧!如今是不是也该到了收网的时候了?”
天下無顏 小說
陛下的膝盖上
“呵呵,我没意见!只是我觉得在收网之前,有些事情还是要与田兄开门见山的说清楚!”
“哦?齐兄但说无妨!”
“不知田兄是对此女的元阴感兴趣,还是想要那部傀儡真经?”
“呵呵,若是我说都感兴趣又如何?”
“哈哈,我认为田兄的胃口应该没怎么大吧?毕竟一个结丹期女修的元阴,可是能令田兄你突破结丹的几率提升三层之多啊!”
“哈哈,原本齐兄对我合欢宗的功法也颇有研究啊!说得不错!此女的元阴对我突破结丹的益处极大!但以我合欢宗的实力,恐怕还不至于缺少一份结丹期女修的元阴!”
此时这位齐少的脸色明显一沉道:“那以田兄的意思,肯定是要与我鬼阴宗争夺那傀儡真经了?”
“呵呵,齐兄也无需急于抬出宗门来压我!此次你虽然是有宗门任务在身,而我却是为了自己而来!”
“哦?听田兄的口气还有商量的余地?”
“有!当然有!就看齐兄能拿出什么令我心动的东西了!若是能将这部真经上交宗门,我可是能得到不少的好东西的呢!老祖说不定在一喜之下,直接将我送入结丹期也是有可能的!呵呵……”
“呵呵,我想田兄应该很个聪明人,不该会是那种异想天开的蠢货!一来此女恐怕合我二人之力才可拿下,二来我与田兄对上应该会在伯仲之间,我想田兄已经将此考虑计算在内了吧?”
“呵呵,齐兄算得明白,在下佩服!傀儡真经可以让与你,但以你鬼阴宗少主的身份可也不能出手太小气啊!”
“呵呵,田兄可莫要谦逊!你可是合欢宗的阴阳圣子之一,与我这位少宗身份丝毫不差!我又怎能拿得出入你法眼的东西来?”
“唉!看来齐兄有些不大真诚!如此也罢,那我就明说了吧!据说齐兄你前不久收获了一枚极品玄阴石,而这东西对我修炼一道秘术有些帮助,就不知齐兄可否愿意割爱?”
“哈哈,想不到田兄你不真是消息灵通,竟然连这种隐秘之事都能知晓!本少自认此事所知之人甚少,不知田兄又是从何处得知?”
“呵呵,这是在下的一点小秘密,可不方便吐露给齐兄知道!”
此时那位齐少的脸色阴阳转换数次,最终竟然是一脸平淡的回道:“好!既然田兄看得上,那就一言为定!”
“一言为定!”
说完两人便急速上前,不断的拉近与前方女子之间的距离。
而此时急于奔命女子,虽然此时身负重伤,然而结丹期的耳力与感知却是丝毫未减,将两人对话的全过程听得是清清楚楚。见两位小辈竟然如此的大胆放肆,其中还涉及到辱她清白之言,让她这样一位高高在上的结丹期修士,又如何能够忍气吞声?
于是她竟然不再飞遁向前,而是愤怒之极的骤然转身,向着两人疾射而来道:“两只该死的畜生!今日就让你们知道,就算是一位重伤的结丹期,也不是你们这种蝼蚁可以侮辱的!”
而两人在见到此女转身冲来之后也是脸色剧变,不禁全力激发脚下的飞行法器,竟然飞行的速度丝毫不下于女子。这让女子是又气又急,明知道这两人是在有意激怒她,然而心中却是忍不下这口怒气。怎奈此时的法力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,根本无力再驱动大威力的遁术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在她眼前晃悠。
其实这两人一直尾随在她身后,而不敢真正的上前与她一战,主要是怕此女临死前的拼命一搏。毕竟她是一位结丹期修士,谁知道会不会藏有什么激发潜能的秘术?这让俩都是非常的忌惮,于是就不断的采取这种方式来消耗她的法力,最好是能将她活活的耗死。
其实她还真有一道激发潜力的遁术,只不过却是要消耗自身精元为代价,而若是平日里施展也无大碍,事后大不了调养数月便可恢复。然而以她重伤之后的状态施展,那么恐怕会立即引起境界跌落,这也是她一直不愿使用的原因。
而在经过这数日的奔波之后,她的法力不但已经空竭,而且体内的精元也在大量流失,若是再强行施展恐有身体崩溃的危险。不过在被两位小辈连续折辱了数日,她已经是达到忍耐的极限,并且如此下去也根本逃脱不了,于是心中早有了拼命一搏的打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