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遼東之虎 ptt-第二百一十九章展示

遼東之虎
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
百十个大汉从路边的林子里冲出来,当先一名大汉手持铁棍。铁棍一端铸着条吞棍的龙,这正式丐帮帮主的信物龙头棍。
“姓艾的,拿命来!”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十几天了,虽然干不过你辽军,可老子能干掉你辽军的大掌柜。
丐帮人数众多,打听消息的能力天下无双。这两个多月时间里面,早就打听明白辽军在京城是个怎么回事儿。以前之所以没动艾虎生,那是因为不想激怒辽军。
可现在脑袋这个地步,也就不在乎什么激怒不激怒。虽然对辽军没办法,可还是能干掉辽军在京城的大掌柜。
盯了艾虎生好几天,今天终于有机会下手。派遣死士用神机营弄来的火药炸他娘的一下,就算是炸不死,老子冲上去也能把你剁成肉酱。不但活口不能放过,就连尸首也不能放过。
人头要挂在城头上,心肝脾肺肾要摘下来供在死去兄弟的坟前。
“保护大掌柜!”活着的护卫二话不说,操着刀子就冲了上去。
洪七龙头棍一点直直戳住护卫的胸口,当头一砸就打爆了护卫的脑袋。尸体“噗通”一声,就栽倒在地上。
一名护卫冲到马车前面,从马车里面拉出满脸是血的艾虎生扛起来就跑。
洪七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,带着人死命的追赶。现在他有些后悔,为啥没有骑几匹马赶过来。刚刚被那些拼死的护卫缠住,耽误了那么一小会儿。这会儿再追,已经跑出去七八丈远。
邪王盛寵:廢材七小姐 月未央
强壮的护卫扛着艾虎生,就算是身体再强壮,艾虎生也是一个一百多斤的大活人。扛着这么个人,那是越跑越慢,眼看就要被后面的人追上。城门却还有半里多路的距离,两名护卫拼死回去阻拦,只是挡了片刻就被人剁成肉酱。
“什么人?敢在城门闹事!”城里忽然冲出十几匹快马,马上的人飞鱼服绣春刀。为首的人,正式许显纯。
“许大人,我是艾管事的护卫。救我!”护卫看到许显纯,声嘶力竭的喊叫。艾虎生请许显纯吃饭的时候,护卫也在艾虎生的身边。
许显纯是不认识一个护卫的,可他认识护卫身上的辽军军装。满大明,只有辽军这么穿。
以李枭跟许显纯的关系,许显纯不可能看着他的手下被人追杀。当下一挥手,十几名锦衣卫抽出绣春刀催动战马就冲了上去。
洪七一愣,他没想到这时候冲出一队锦衣卫。
辽军他敢惹,锦衣卫他可不敢惹。任何江湖帮派,在国家机器面前都是盛夏的冰雪。锦衣卫就是国家机器里面,最为暴力的一颗獠牙。如果真杀了锦衣卫,恐怕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,也得被人追杀。
“帮主!锦衣卫!”看到锦衣卫,还没对阵手下那些丐帮弟子的腿都软了。大明百姓,有几个不害怕锦衣卫的。
“奶奶的!算他命大!”洪七啐了一口,转身就跑进了树林。
树林这种地方,骑兵是绝对不会轻易进去的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火箭炮的试射成功极了,李枭简直乐得鼻涕冒泡。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绝对是任何军队的噩梦。
两枚重达四百斤充满了硝化棉的战斗部爆炸起来,那场面只能用毁天灭地来形容。爆炸产生的气浪,一度让人不能呼吸。
巨大的爆炸声,让塞了耳塞的李枭感觉到胸闷。
爆炸中心盖的两座房屋直接就消失了,栓在桩子上的驮马直接被撕成了碎片。士兵们找了半天,才算是找到了半块不完整的蹄子。
地上炸出来的坑足足有八尺深,要知道长兴岛下面是坚硬的岩石,不是松软的沙土。
最让人兴奋的是,这东西射程足足达到了十六里。也就是说,达到了八公里。
后世的火箭炮都是打几十公里,八公里来说简直是小意思。可李枭手里没那么高纯度的推进剂,能打八公里已经是极限。
宦海争锋 小说
至于八公里之外有没有准头,火箭炮从来就不靠准头混饭吃。老子打的就是个覆盖面,一组八发的齐射。几百颗火箭弹同时落到营地里面,估计营地里面就没有活人了,这不是打仗这他娘的是屠杀。
爬出掩体之后,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开了大嘴。李休惊讶的看着大哥,两枚已经有这么大的威力。那要是真像大哥说的,成百上千枚火箭弹一齐落下来,那场面……!
李休浑身打了个哆嗦,不敢想!
李虎把拳头塞进嘴里,眼睛里面全是热辣的光。他太喜欢这东西了,有了这玩意八旗兵就是渣渣。
事实上他喜欢一切跟暴力有关的东西!
“太贵了!”人们一片惊叹声中,渔老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硝化棉的产量就那么多,这东西一颗就要填进去四百斤。虽然爆炸威力绝伦,但对弹药的消耗也很惊人。
李枭诧异的看着渔老,这本来应该是艾虎生说的话,现在居然从这老家伙嘴里说出来。看得出来,他在为自己的徒弟担心。一旦李枭疯狂的要求增加产量,大铁锤就得没日没夜的干。
制造硝酸和硫酸个的过程其实也有一定危险性,盲目的大干快上肯定会引发事故。
“所有的工厂从皮岛迁出来之后,皮岛的土地都将用于生产硝化棉。我会给他增派人手,何可纲送来了两百多个战俘。都发送到岛上去!”
听到李枭这么说,渔老才算是点了点头。心里犹豫着,要不要把自己超级大炮的想法提出来。
“近程有迫击炮,远程有这东西。远近搭配形成了火网,神仙也难从这里逃出去。他娘的,这打仗今后越来越简单了。”敖沧海骂了一声,转身就往回走。
对火枪敖沧海已经免疫,迫击炮的威力也可以接受。可火箭弹的威力,着实让见多识广的敖爷震惊了。
超级武器的降临,让个人勇武在战场上完全没了发挥的余地。你还没等靠近,十几里地外就被这东西大面积的覆盖。剩下的人没死,也剩不了多少。
就算你人多,利用装填的时间熬过了死亡地带。到了几里地的地方,又碰到了当世发射速度第一的迫击炮。弹片横飞之下,是个人就躲不过去。
就算你厉害,熬过了迫击炮。后面就是火枪的射程,达姆弹这种缺德的玩意,人不管是哪地方挨上一发就算是完蛋了。
等你把刀子想砍人的时候,发现敌人已经倒在了冲锋。呃……行军的路上。面前只有尸体,没有可以下刀子的对象。
敖爷还不算是最郁闷的,特地从金州赶过来的满桂那才叫郁闷。本来火枪的出现,已经给了骑兵致命一击。现在有了这东西,大规模使用骑兵完全就是噩梦。队形如果密集的话,两发火箭弹百十个骑兵就消失了。
只要一个齐射,自己手下一千五百人估计没一个活下来的。
复仇士兵?!~被称为赤色死神的男人~
回去的路上,个人的心情是不一样的。李虎唧唧喳喳的和李休说什么,李休只是闷葫芦一样的当听众,丝毫不顾及弟弟唾沫横飞的辛苦。
敖爷和满爷俩人并骑而行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只是两人手里的酒囊,就没有放下过。
年纪大了骑不了马,渔老和稻富佑直和李枭同坐在马车上。水泥铺的路面是不错,可就是太硬车轮行驶在上面有些颠。好在松软的靠椅,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颠簸。
“你说的枪管的问题没办法解决,咱们总不能把火铳都换一遍。按照现在的产量,这需要三年时间。你如果保证三年不打仗,老夫就给你弄。”马车上,渔老谈到了去年冬天枪打不响的问题。
“倒是可以在子弹上做文章,以前我们追求子弹必需贴着枪膛,这样可以保证火药的威力将子弹推得更远。
老夫倒是觉得,可以做一批小一些的子弹。专门在冬季用,只要在子弹箱子上表明是冬季子弹就成。”稻富佑直说出了自己的主意。这几年他的汉语有了长足的进步,虽然说话的腔调仍旧怪异,但还属于可以听得懂的范畴。
李枭眼睛一亮,这些天他正为这事情发愁,没想到稻富佑直这老家伙早就有了主意。
“这个主意不错,现有的弹药平日里训练就会消耗不少。专门准备一批冬季子弹,这方法可行。”渔老也觉得稻富佑直这主意不错。
“那就这么定下来,火箭弹这东西也要多多生产,生产的事情还要麻烦渔老您。”李枭立刻拍板,好主意需要立刻施行才可以。现在都快七月了,眼看再有三四个月辽东的天气就会冷起来。
“火箭弹这东西装药量太大,咱们现有的硝化棉已经入不敷出。如果再制造火箭弹,那迫击炮弹和手榴弹的产量就要受影响。大当家你知道的,硝化棉的产量就那么多。为了保密的需要,咱们只能在皮岛上生产。
您答应的人手就算是到了,可也要等设备和矿石。朝鲜那边供给的矿石,品相已经没有原先那么好了。这也是硝化棉产量不高的另外一个原因!”刚刚人多,渔老没多说。现在只有李枭和稻富佑直,渔老才把实话说出来。
“朝鲜的事情,我让艾虎生去谈。他好像是在京城遇到些麻烦,估计很快就能摆平去朝鲜。不但需要硫铁矿石,我们还需要铁矿石,铜矿石。还有一些,我们需要的其他矿石。
造化神塔 竹衣無塵
以前总觉得,打仗打的是人是武器。现在才知道,打仗打的就是他娘的银子。忍忍,过两年一切都会好起来。”李枭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大前门已经在京城打开市场,在虹螺山酿造的酒也销量良好。艾虎生是个能整事的家伙,制造了五种粮食酿造的噱头。当他把商标定成五粮液的时候,李枭的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。
有了烟酒两大巨头撑腰,又在京城搞房地产开发。李枭有信心,养活这支两万多人的军队,更不用说未来广阔的辽东还会种上土豆和玉米这两种高产作物。这两样东西,足够可以保证辽东几十万人不会挨饿。
甚至还有多余的饲料,用来喂猪。东北寒冷的天气,不吃点高脂肪的东西怎么能够扛得住寒冷。
马车来到汤若望的医院前,这洋和尚坚持要把十字架竖立在医院的顶上。李枭没怎么考虑就接受了,在他看来黑十字跟红十字没啥区别(完全剧情需要,绝无讽刺某协会的意思),也就是挂的地方有些差异而已。
听说这家伙鼓捣出几种新药,其中一种对治疗感冒有奇效。
感冒可算是辽东最广泛的流行病,尤其是孩子。大冬天的在外面疯玩,热了就摘帽子,感冒根本就是常事。
去年冬天,汤若望就治好了不少孩子。就是打针的时候,孩子们的哭闹声比较揪心。
另外西医最大的好处就是在急救方面,战场上受了伤的士兵。这老家伙都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止血,然后对症治疗。
李枭太明白,负过伤又重返战场老兵的价值。以前只有几个自己教出来的二把刀护士可以缝针,现在都有人能动手术了。尽管取箭头跟取子弹的技术含量不可同日而语,但伤兵们的康复人数却大大增加。
刚刚下马车,李枭就看到了郑森。这家伙一身的白大褂,脑袋上还戴着一顶白帽子。他老子要是见到他这身行头,非得把他打残了不可。
“老师,看到李枭郑森恭恭敬敬的行礼。”
“你不是应该在学堂上学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“老师,弟子在跟汤先生学习医术。去年冬天的时候,弟子亲眼看到伊贺死在弟子的面前。如果弟子学习了医术,就能在第一时间救治,他就不会死。”
李枭没说话,看到自己儿时的大哥哥死在自己面前,这滋味的确难受。拍了拍郑森的脑袋,带着郑森往医院里面走。
整间医院都刷了大白墙,大概一人高的地方一下,都刷上绿色的油漆。地上是水泥地面,估计李枭来之前进行过大扫除,地面都被刷子刷得泛白。
汤若望正给一个孩子看腿,双手捏着十字形的刀口不停往外挤血。李枭一看就知道,这小子是被蛇咬了。
东北的蛇一般都是蝮蛇,俗称野鸡脖子。毒性远比南方的毒蛇逊色很多,不过小孩子被咬了还是需要赶快救治。
李枭等候在一旁,好久没和这个洋和尚聊聊。李晓很想问问,他在这里过得怎么样。整个长兴岛算是宗教的天堂,汤若望在这里传教。辽东来的土著很多都信佛,满桂的族人们是萨满的忠实信众。
至于山东来的那些大兵,他们更加愿意相信太上老君。某些情况下,例如想生儿子,他们就会去求观世音菩萨。李枭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信些个啥!
李休有些慌张的跑进来,对着李枭耳语了几句,李枭的脸色立刻就变了。也不和正在治疗的汤若望打招呼,急匆匆的就往外走。
“你跟汤先生好好学,京城有些事情我要去处理一下。”看到郑森疑惑的跟了出来,李枭示意他可以回去。
“老师,我可以跟您一起去京城么?”
璋子小姐无所事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