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醉仙葫 盛世周公-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:離開分享

醉仙葫
小說推薦醉仙葫醉仙葫
更换灵石是必需的,当初灵虚公子一个人传送就消耗了灵石四分之一的能量,这次传送十名修士,万一因为灵石灵力不足,中途出现意外可就得不偿失了,为了保险起见, 还是尽量不要在这上面节省。
极品灵石虽然稀有,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修仙界最顶尖的修士来说就不算什么了,连青阳身上都有几颗,八十一颗极品灵石并不难凑齐。
替换了灵石,古寒寺又检查了几遍,再三确认没有问题之后,大家才一一站到了高台传送阵上面,一切准备就绪,却迟迟没有启动阵法,不是不知道如何启动阵法,而是大家心有不舍,还有一丝犹豫。
他们这些化神修士,自从突破化神的那一刻起,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突破更高境界,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离开这里前往异世界,可挡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,大家的心中又有些不舍。
这里是他们生长的地方,是他们生活了一千多年的故乡,这里有他们的朋友亲人,有他们的美好回忆,还有他们熟悉的一切,一旦离开, 他们就会去往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,这辈子就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, 这里的一切都将跟他们再也没有一丝关系,任谁都会心中不舍。更重要的是此行危险至极,可谓是十死无生,最终能够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,一旦离开,也就意味着选择了死亡,哪怕他们此前已经把死亡看的很淡,可真到了选择的时候,大家的心中还是有些犹豫不决。
不过犹豫和不舍都只是暂时的,大家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,他们此行的共同目标就是前往异世界,而前往异世界是他们突破更高境界的唯一希望,肯定不容错过,如果怕死,他们就不会跟青阳来到这里,如果犹豫不舍,他们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,什么都阻止不了他们离开。
不知何时,古寒寺已经启动了阵法,就听嗡的一声轻响,整个高台都开始震动起来,同时一道灵光在阵法范围升起,随后灵光越来越浓, 形成一个彩色的光柱,把十名修士全都罩在了光柱中间。
鳳亦柔 小說
皇弟,莫提刀
随着高台震动越来越厉害,那彩色光柱逐渐实质化,就如同阵法外面安装了一个彩色光罩。记得当初灵虚公子使用的时候也是这个情况,青阳想要阻止那灵虚公子,却被光罩给反弹了回去,说明这时候传送阵已经被彻底激发,此行再也无法逆转,现在反悔也出不去了。
果然,邋遢道人试着弹出一枚石子,到了彩色光罩的位置直接就给弹了回来,化神中期修士实力强大,哪怕只是轻轻一弹威力也不小,但是却无法突破彩色光罩,说明这传送阵彩色光罩防护很是惊人。
高台还在震动,或许是这次使用的人员有点多,阵法启动的速度比上次更慢,感受着阵法上渐渐透出的空间之力,大家不约而同的抬起头向着四周打量,想要再看看此方世界,因为马上就要永别了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们忽然感受到身上的压力消失了,之前被密地阵法压制和的神念和真元都恢复了,身形开始虚化,传送要开始了。
记得当初灵虚公子被传送走之前也是这一幕,他恢复真元的时候还给了青阳一掌,把青阳推上了旁边的小传送阵,不仅把青阳打成了重伤,还把青阳直接传送到了妖灵域,近百年后才回到十王殿。
这次周围没有外人,大家相互间也没有私人恩怨,传送已经启动,大家马上就要面对危险重重的无尽虚空,谁还有心情节外生枝?
这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,还没等他们心中闪过几个念头,传送阵上的人影忽然就消失了,阵法上的彩色光罩也瞬间消散,高台逐渐停止震动,整个大殿恢复了平静,就如同从来没有人进来过一般。
而此时的青阳等人眼前全都陷入了一片黑暗,在这里,不光是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到,就连神念、真元和感知也都失去了作用,甚至比之前密地阵法的压制的更加厉害,一身能力全都被限制了。
与此同时,还有无尽的撕扯之力作用在了大家的身上,被不停地搅动、翻滚、抛洒、拉扯,就像是狂风中的风筝,巨浪里的小船,暴雨中的小草,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,前途似乎一片昏暗。
无尽的空间撕扯之力作用在他们的身上,就像是无数的利刃,想要划伤他的皮肤,割烂他的血肉,锉磨他们的筋骨。青阳不是第一次使用传送阵,但是这一次的空间撕扯之力比上一次更强,也不知是因为这次的传送阵的传送距离更远,还是因为这个传送阵是破损的。
不过青阳也有变化,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后期,身体强度大大增加,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上有一件防御灵宝,能够替他挡住绝大部分空间撕扯之力,虽然身上被折磨的伤痕累累,鲜血淋漓,上上下下布满了伤口,但大部分都是皮外伤,只要有机会养一养就好了。
至于其他人,情况也都差不多,他们都是资深化神修士,实力比青阳更高一些,身体强度当然也更高,虽然没有防御灵宝,但是其他的防御宝物也不少,倒是也能勉强抵挡那无尽的空间撕扯之力。
看来传送阵并不是谁都能随便使用的,必须拥有一定的实力,至于实力低的,要么是有长辈保护,要么是有其他东西防御,比如传送令牌什么的,否则的话进入传送阵之后就是被撕成碎片的下场。当初金丹境的余梦淼被传送走,应该是那血色鬼脸使用了特殊手段。
异界之魔武流氓 小说
撕扯之力不断肆虐,不断地破坏着他们的身体,剧烈的疼痛摧残着大家的精神,不过大家都是老修士了,对这些并不是很担心,忍一忍也就过去了,他们真正害怕的是未卜的前途,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,他不知道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,传送阵的尽头到底有没有危险?